“强子,能找的年轻后生,我都找来了,你看这些人够不够。”

不久后,陈大力按照陈强的要求,把村里愿意来的年轻后生都叫了过来。

陈强看着陈大力身后三十来个年轻后生,点了点头,说道:“有这些人,也差不多了。”

陈家沟是一个大村,村里一共有三大主要姓氏,陈、张、李。

村里人口也有上千人,但大多数的年轻壮力都去外面打工去了,留下来的大多数是老人、妇女、小孩。

当然也有一些懒汉,不愿意出去干活受累,就待在家啃老,像陈二狗这种就是,家里父母有钱,任凭吃穿。

但像陈强这种,家里父母需要照顾,只能留在村里的年轻后生当然也有,但是不多。

陈大力,陈二牛,以及现在过来的二十来个壮汉都是陈强这种情况。

“强子,听说你要炼制丹药,来你这干活一天五百?”

被喊过来陈二牛问道。

他先前没来陈强家,不知道陈强家发生的事情,但之后听到村里很多人议论,当时觉得不信,但当陈大力来找他,并把事情说了之后,他才勉勉强强相信这个平日来自己家看动作片的陈强有了这么大的出息。

此刻见到陈强,自然想要问个明白。

玫瑰香薰佳人

“那是当然,二牛。”陈强笑了笑。

“我艹,真的,强子,你现在也太牛了,我听人说,你刚才可是倒了一地的钱,惊得那些乡亲一愣一愣的。”陈二牛嬉笑道。

“那是,二牛,当时你不在,强子把钱甩出来的时候,我都傻眼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陈大力凑热闹说道。

“强子,那些钱呢?!能不能让我开开眼。”陈二牛睁大眼睛问道。

陈强看见昔日的兄弟这么高兴,心情也是大好,缓缓说道:“钱有什么看的,先干完活再说,都跟我进山采药,完事之后,一人一千块。”

听到一千块,二牛自然是相当兴奋,点头答应。

身后其他三十来位年轻后生也是目露精光,一千块钱,那可是他们种地半个月的收入。

在陈强的带领下,一群人带上了工具,浩浩荡荡的进山了。

由于陈强有药王经,所以在陈强的一路指引下,采药的速度奇快,基本上就是碾压式路过。

所到之处,都被扫荡一空。

三十多个人,每人都拿了俩个大箩筐。

三个小时之后,这些大箩筐都装满了。

陈强看了看,也觉得差不多。

“兄弟们,今天就到这了,我们打道回府,回去后就给你们结算工钱。”

陈强对着众人说道。

众人一听,自然很是兴奋。

今天采药的过程也让他们对陈强这个村里突然崛起的男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真特么是指哪打哪,凡是陈强叫他们过去的地放,就有名贵药材等着他们采摘。

一众人担着药材,回到了陈强家。

六十多箩筐的药材堆在陈强家的院子里,堆得满满都是。

为了不占地,陈强甚至把院里的牛都牵到了院外。

现在对他来说,这水牛貌似没以前那么重要,耕地那是不存在的。

村里年轻后生每人领了陈强一千块钱,冲着陈强道谢之后,兴奋的离开了。

陈强照例,把在村里玩得最好的朋友陈大力和陈二牛两人留了下来。

“二牛,给。”陈强也把一沓钱,应该是五万,塞进来二牛的手中。

陈二牛的表情跟之前的陈大力相差无几,开始是不相信,后来是兴奋无比。

“强子,这些钱,真的是给我的。”

似乎是不太相信,陈二牛再次确认道,心中很是忐忑。

“当然是给你的,大力的那一份,我已经给过了,钱你就安心拿着。”

陈强笑道。

发财了,自然得帮衬兄弟一把。

陈大力和陈二牛家里的情况比之前的陈强好不了多少,作为兄弟,这时候焉能袖手旁观。

“嗯,”陈二牛激动的险些留下泪来。

“强子,你就是我哥,以后我叫你强哥,替你办事,绝不含糊。”陈二牛一脸刚毅的说道。

“是啊,强子,要不我以后也叫你强哥吧!以后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陈大力在一旁附和道。

谁都愿意跟着一个有前途、有本事的人混,陈大力和陈二牛自然也不例外。

“随你们怎么叫,反正我们是朋友,是兄弟,一辈子的那种。”陈强说道。

“对,是朋友,是兄弟。”陈大力和陈二牛身热血的说道。

……

晚上。

陈强吃完饭并没有在家里待,他来到了寡妇谢彩花的家。

“彩花嫂子,我今天早上在我家院里看到你了,后来怎么又走了?”

陈强坐在谢彩花的客厅里问道。

灯光昏暗,照在谢彩花的脸上,更增添了一股妩媚。

“我有事,所以就先回家了。”谢彩花低着头说道,似乎不太敢直视陈强的眼眸。

“哦,”陈强点了点头,“那明天彩花嫂子来不来我家干活?”

“这个……”谢彩花咬了咬性感的嘴唇,“我还没想好。”

谢彩花当然很想留在陈强身边,但自从上次和陈强表明了心际之后,反而更加害羞了。

既想要见到陈强,但又害怕,心思摇摆不定。

“来吧!我需要彩花嫂子帮忙。”陈强说道。

谢彩花露出一丝惊讶,“你还要我帮?我又不会做什么,再说,你不是叫了那么多乡亲吗?哪里用得着我这么一个人。”

言外之意就是,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谢彩花自从服用了“养颜丹”之后,容貌更胜以往,此时,坐在大厅里的陈强不由得看痴了。

愣了片刻后,陈强说道:“彩花嫂子,就是因为人多,所以我才需要你帮忙。”

谢彩花听后,更是不解。

看着谢彩花疑惑的神情,陈强解释道:“彩花嫂子,你也知道,这么多村民来我这做事,没人管理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必须找一个细心又可靠的人帮我,但是我父母年纪大了,我也不想他们这么劳累,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了嫂子你。”

听到陈强是自己是他认为可靠的人,谢彩花脸色一红,心里也感觉十分温暖,轻声细语道:“我就怕我笨,帮不了你什么。”

“这么说,彩花嫂子是答应了?”陈强惊喜说道:“彩花嫂子要是不行,我看整个陈家沟就没有哪个人行了。”

谢彩花耳根都红了,轻轻点了点头,“哪里那么夸张。”

陈强嘻嘻一笑,看着彩花嫂子还保有少女一般的羞涩,心神一荡,顿时感觉身一股燥热。

谢彩花似乎发觉了陈强有一丝不对劲,赶紧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去你那报道。”

她真怕陈强一时把持不住,对她做出非分之举,到那时,她焉能把持得住。

陈强似乎知道谢彩花在想写什么,想了想,也决定离开。

他刚才来谢彩花家里碰到几个村民,现在又是大晚上,一直待在彩花嫂子的家里,确实容易让人瞎想。

“那我就先回去了。”陈强有一丝不舍。

谢彩花仅仅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走出谢彩花的家,走在村里的小道上。

陈强有一丝感慨。

仅仅一个星期不到,自己就有了如此大的成就,真的是世事无常啊!

陈强知道,这一切都来自于药王经。

而且这两天,他也渐渐苏醒了药王经关于武学方面更多的记忆。

越是如此,陈强对药王经的强大越是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