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家,天海市一流家族,资产上百亿甚至上千亿,各行各业的产业均有涉足,就如同渔网一般,编制在整个天海市,甚至是整个西江省。

这样的一个家族,别说在天海市属于是一流家族,即便是拿在整个华夏来说,也能够挤进富豪圈子第一阶层。

当然,即便钱再多,相比较那些根基深厚,有政府做后盾的红色家族,还是多少有点不够看的。

而叶家,那可是红色家族的代表性家族,在红色家族中,叶家也是拔尖的存在,踏一脚虽说不能让整个华夏抖三抖,但抖一抖还是有这个实力的。

此刻叶安邦被奉为上宾,端坐在柳家大厅上首之位,其身旁还站着两人,一个是小女叶孟欣,另一个是一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面色刚毅,但那一双眸子却如同黑夜中的猫子一般明亮。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青年男子不是一般人,那绝对是保镖中的极品。

许久未管事的柳家上任家主柳重甲得知叶老的到来,此刻陪坐在叶安邦身侧。

现任家主柳云飞则坐在下首方位第一排。

当然,大厅之中,还有不少柳家长辈,都纷纷按照长幼尊卑,坐落在下方。

可以说是,凡是在柳家有点身份地位的族亲,都到了现场,算是对天海市这个真正的巨头表示最大的欢迎。

天海市作为省城城市,虽然地处华夏中部位置,整个省的经济不太乐观,但,天海市却是一枝独秀,独领风骚,在国几乎可以跨进一线城市行列。

裸肩纱裙美丽少女袅袅婷婷

其中顶级豪门般的家族不少,上百亿资产的起码也有数十位之多,更不要说那些几十亿,甚至几亿资产的小富豪。

但,要说整个天海市,谁才是真正的豪门,叶家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叶家可是可以在燕京都能搅动一番风云的庞然大物。

因此,对于叶家当家人叶安邦的到来,整个柳家上下都惊得一身冷汗,并且不得不重视,凡是能来的,统统都来迎接叶老的到来。

此刻,大厅之中,一片寂静。

叶老没说话,这些人又哪里敢说话,就连交头接耳都不敢。

“叶老,您老今天来这,可有什么吩咐。”

见气氛有些尴尬,坐在叶老身侧的柳家上任家主,当然也就是柳如烟的爷爷叶重甲这时轻声问道。

“哦!重甲老弟严重了,哪里会有什么吩咐,就是来单纯的来拜访一下重甲老弟,我和重甲老弟说来也有三年多没见面了吧。”

叶安邦坐在首位呵呵一笑,面色红润,完不像是几天之前都还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

就是现在,叶安邦都在心里感慨,这陈神医果然不愧是神医,这几天,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好,仿佛有一种还老还童之感。

要不是因为年纪这么大,跑步会显得有失风度,他恨不得来一个百米冲刺,不用像现在这般只能靠打打太极拳来过过瘾。

“叶老说的对,我们上次见面还是上次的天海市的商业交流会上,确实有三年多了。”

柳重甲微微一笑,回应道。

心里也是十分美滋滋,想不到,叶老还记这事,真是荣幸之至。

就连柳家众人也是精神一震,感觉到了莫大的荣耀,叶老亲自来拜访,这放在天海市任何一顶级豪门,那都是羡慕不来的。

顿时,他们感觉到身为柳家一员而无比的自豪。

“叶老,我们应该以前去拜访你才对,哪里还需要你下榻到我们这。”下方,柳云飞抱拳说道。

叶安邦看向柳云飞,微微一笑,说道:“看来你就是云飞贤侄了。”

叶老虽然不管商场上的事情,但天海市一流家族的各大格局,他还是知道的。

当然,这些都是有专人报告给他的。

比如柳家原本的家主传人柳云龙突然暴毙而亡,接替家主之位的是他的弟弟刘云飞这些消息,他都了解一些。

“想不到叶老还能知道我这个无名小辈,真是我的荣幸啊!”

听到叶安邦嘴里叫出自己名字,柳云飞一个激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叶安邦躬身说道。

叶安邦挥了挥手,笑道:“贤侄说的哪里话,你可是柳家现任家主,哪里会是无名小辈,这要是传到外面,还不得成为一个笑话。”

说完,叶老爽朗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叶老一笑,大厅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他们对柳云飞也是羡慕不已,居然能让叶老记住他的名字,但想到柳云飞乃是当代柳家家主,也就释然了。

“叶老,云飞这孩子说得对,应该是我们去拜访您才对,怎么能让你来我这穷地方。”柳重甲笑道,对次子柳云飞的表现很是满意。

“一样,谁拜访谁都是一样,我也正好活动活动筋骨。”叶老说道,顺便还做了几个轻微的扩胸运动。

“还是叶老你身体结实,长命百岁怕也是指日可待。”柳重甲不动声色的拍了拍马屁,“不像我们,老了之后连动都不敢动。”

叶安邦摆了摆手,笑道:“不瞒重甲老弟,前几天我可是病得连床都下不了,差一点就见了阎王爷。”

闻言,现场众人脸色都是一僵。

大家都不信,因为,怎么看叶安邦,也不像是前几天得了重病的人。

关于叶安邦重病一事,消息一直处于封锁状态,即便是医院里的医生,也都都被嘱咐过,不许对外人讲,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叶安邦生病住院一事。

柳家自然也不知道。

“叶老,您老开玩笑了。”柳重甲显然也不信,这叶老脸色红润,说话时,中气十足,这要是一个病人,那他自己怕是早就死翘翘了。

“重甲老弟,我就知道你不信。”叶安邦一笑:“我现在精神状态这么好,那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位神医。”

神医?

现在众人再次一惊,心中都纷纷好奇起来,侧着耳朵仔细听闻。

“叶老,看来那位神医的医术一定是相当了得,才会让你身体如现在这般朝气蓬勃。”柳重甲说道,当然话中有一定拍马屁成分,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怀疑,神医?天底下敢称神医的人那都是古代的一些医道大家,比如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等辈,现在,有谁敢称神医的?

可没想到,说到‘神医’时,叶安邦的脸色突然一下子严肃认真起来。

“重甲老弟说的极是,那位神医算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医生,我甚至都怀疑,只要人不死,在他手里一看,怕是立马就能够让你活蹦乱跳,生龙活虎。”

叶安邦缓缓说道,眼神中充满了虔诚和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