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汐惊恐的连声音都发不出,全身颤抖的厉害。

   那银光色的脸从窗户口闪过。

   她踉跄的从床上下来,推着纪辰凌,“纪辰凌,鬼,有鬼,真的,我看到了,纪辰凌。”

   纪辰凌被白汐推醒,以往他起床气很重,谁敢这么推醒他?

   他微微睁开眼睛,看是白汐,搂住了她的腰,把她带到了他的床上,“睡觉,乖。”

   “我真的看到了,就在窗外,脸是银光色的,会发光,眼睛瞪的很大,血红血红的。”白汐还是害怕地说道。

   纪辰凌头疼的厉害,拉起被子,盖在了她的头上,把她搂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轻喃道:“既然在窗户外,就不会进来,别怕,有我在,安心睡觉。”

   白汐想着也是,那个东西在窗户外,她被纪辰凌保护在臂弯之下,鬼神见到纪辰凌都怕的,应该没事。

   渐渐的,她的心情平复下来。

   纪辰凌身上很香,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沐浴露混合着他本身的气息,很干净,也很清冽,萦绕在她的鼻尖,有着安神的作用。

   不知不觉的,她又沉沉睡去。

   早上,纪辰凌比白汐先醒,他看着睡在她怀中的小女人。

   秋与爱丽丝的唯美写真

   白汐睡像挺好,可能是被闷的缘故,脸蛋红红的,长长的睫毛就像是羽扇一般,覆盖在眼睑上面,嘴巴抿了抿,深吸了一口气,没有醒,继续睡。

   纪辰凌扬起嘴角,轻笑出声。

   她还真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黏人的时候,特别的可爱,娇滴滴的,软弱的可以落在他的心上。

   白汐听到笑声,缓缓地睁开眼睛,对上纪辰凌漆黑的眼眸,有几秒的恍惚,定定地看着,像是想到什么,睡意全无了,紧张地说道:“我昨天看到鬼了?”

   “然后呢?爬我床上啊。”纪辰凌笑着揶揄道。

   “不是,是……”白汐停顿了一下,脑子里回忆着,有些分不清楚是梦,还是现实。

   “我爬到床上?”纪辰凌接上她的话。

   “不,是鬼。”白汐解释。

   纪辰凌有了逗她的心情,“鬼爬到了我床上?”

   白汐看出来了,纪辰凌是故意的,这男人,看起来成熟冷酷,其实,很腹黑,“不说了,我去刷牙。”

   纪辰凌按住了她的肩膀,“再睡会,昨天在我床上,我没睡好。”

   “那睡会。”她要起来。

   纪辰凌索性搂住了她的腰,“别乱动,我可不是圣人。”

   白汐感觉到他炙热的手掌温度,热的她的头脑发胀了。

   她有点想沉溺下去,花了很大的力气保持了理智,“我知道不喜欢我,所以清者自清了,但是这样不合适。”

   “不合适爬到我床上来。”纪辰凌反问道。

   “那是因为……有鬼。”白汐心虚了,后面两个字,很轻。

   她是心里有鬼,她担心会喜欢上纪辰凌,到时候,谁来救她,没有人来救她,她必须保持百分之百的理智。

   “好了,不逗了,还真是胆小鬼。”纪辰凌意味深长地说道,松开了她,起身,去洗手间。

   白汐深呼吸,再深呼吸,是刚才热晕了头缺氧吗?

   心跳到现在都没有平复下来,有什么东西,已经在血液里酝酿,发酵。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来,白汐缓过神来,她赶紧的起床,还躺在纪辰凌的床上,非常非常不合适。

   她从猫眼看过去,是两个穿着警服的人,狐疑的开门,“请问,们有事吗?”

   “我们是西海县刑警,们隔壁昨天晚上发生了凶杀案,希望们可以配合我们调查。”警察严肃的问道。

   “昨天吗?”白汐背脊发凉,腿都发麻了,“我……”

   她正准备说出看到鬼的事情,就被纪辰凌及时的插断了,“小汐,牙膏替挤好了。先进来刷牙。”

   “哦。”白汐应道,对着警察说道:“们等我一下下啊。”

   纪辰凌的眼眸沉了下来,她倒是挺热心的,就是太单纯了一点。

   他对着警察疏离地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们还要换下衣服。”

   他把门关了,进了洗手间。

   白汐还在漱口,咕噜咕噜地,把水吐了出来,着急的出洗手间。

   纪辰凌握住她的手,“一会把昨天晚上看到的告诉我,我来跟警察说,不要出面。”

   白汐不解了,“为什么?”

   “一个女孩,倒是不怕被人报复,别忘记了,独自住在看起来治安不算好的小区三楼,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该考虑考虑的孩子。”纪辰凌提醒道。

   白汐心里好像被什么撞了下来,来的猛烈而又迅速,在体内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那么呢,如果要报复,他们也会报复的。”

   纪辰凌勾起嘴角,“我居无定所,怎么报复,跟着我去国外吗?”

   “那个……如果真的是鬼呢?”白汐觉得这么说,很无稽,但,她真的看到了。

   “长什么样?详细说说,别漏掉一个细节。”纪辰凌耐心的问道。

   “银光色的,光不强,脸很像是戏曲里面的那种脸,一块红,一块白,一块黑。”白汐回忆道。

   “穿的衣服呢?”

   “衣服?我没看到衣服,就看到一个脸,在窗户外面,朝着里面张望,但是,也就看了大概五秒中,它就从我们窗户口闪过了,然后……”白汐点着外面,“我听警察说,隔壁死人了。”

   “这幢楼一共是十七层,我们这里是十六层,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有人从顶楼倒掉下来,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融于夜色之中,脸上会发光,是带着面具,有荧光粉之类,他朝着我们窗口张望,是在确认房间。”纪辰凌猜测道。

   白汐觉得纪辰凌说的有道理,“我看到的,就这些。”

   “时间呢?”

   白汐摇头,“我没看。”

   “我知道了,待在房间里。”纪辰凌嘱咐道。

   他脱掉身上的睡衣,露出精壮的肌理线条,直接延伸向腹部,充满了力的爆发力。

   白汐羞的背过了身。

   纪辰凌深邃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