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欣也是惊喜万分!

在电话里听女儿说起的时候,心里已经够激动了,亲眼看见,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是自家女婿,蒋欣真是觉得,什么孟小龙啊,黄金龙啊,跟凌冽一比,都成了浮云了!

“小冽,小冽啊,太帅了,太帅了,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呢,啧啧啧!”

蒋欣一脸花痴地围着凌冽转了个圈圈,像是观察大熊猫一样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凌冽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慕亦泽轻咳了一声,就怕人家觉得妻子不够礼貌。

谁知,凌冽却是会意地对着慕亦泽笑了笑,道:“爸,咱们在二楼吃饭,走,都上去吧,边吃边聊。”

“好!”慕亦泽点点头。

以前觉得这个四少难以亲近,阴晴不定。

结果现在呢,凌冽人高马大地往这里一站,尽管还是穿着一身炫黑色的真丝短袖衬衣,却丝毫不觉得如从前那般阴冷了。

他整个人热情如阳光,客客气气的,对着慕亦泽夫妇叫爸叫妈熟稔地张口就来,让他们瞬间有种真的不是在嫁女儿,而是实实在在多了半个儿子的感觉!

卓然跟卓希率先端着托盘上楼去了,餐桌上,除了精致的六菜一汤之外,还有红酒香槟。

凌冽亲自招呼大家坐下,在慕亦泽选了红酒之后,又亲自帮着斟酒。

初秋短发妹子走在落满枫叶的小路

餐厅的推拉门一闭,卓然站在门外的廊上把风。

蒋欣有些担忧地看着手边的落地窗:“小冽,这个窗帘拉了一半、、”

会不会不安啊,好像他现在还在掩饰自己健康的真相,刚才楼下沙发边的轮椅,可是还在那儿呢。

凌冽微微一笑:“妈,这是单面的防弹玻璃,里面能看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的,不用担心。”

蒋欣笑了,又问:“还有这种玻璃啊,一定很贵吧。”

“还好,我这里用的都是这种玻璃,主要以前经常发生意外,不过这两年好多了。”凌冽丝毫不介意谈论过去,很阳光地对着蒋欣微微一笑:“过去刚搬出来的时候,我几个哥哥怕我还能站起来,所以对我有所顾忌。不过后来医生告诉他们,确定我不能开口,不能站立之后,我的日子就好过多了,也没什么人来找我麻烦了。”

慕亦泽的眸光也闪过一丝痛色。

他若是有个这么出色的儿子,从小受了这么多苦,心一定疼死了。

给妻子递了个眼神,意思是过去不开心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结果蒋欣没看见,还一个劲地问着:“是啊,我们家里天星是独生女,所以没有别人家里那么麻烦,凌家儿子那么多,电视剧里拍的豪门争夺都很吓人的,血淋淋的,你从小没有妈妈在,也是不容易的。”

“咳咳咳咳!”

慕亦泽拿着餐巾,咳了两声后看着蒋欣:“行了,人要往前看,过去那些过去了,别提了!”

蒋欣讪然一笑:“呵呵,我比较啰嗦,小冽你被介意。”

慕天星也有些不好意思,一连给蒋欣的盘子里夹了很多食物,意思是让她多吃点,少说话!

然而凌冽并不嫌弃蒋欣的啰嗦,不但不介意,反而觉得心里很温暖。

身边能有个长辈,关心地询问他过去是不是很艰难,对他释放出疼惜的目光,这是单纯的疼惜他,不是同情他,他觉得很舒服。

“爸,妈,干杯!”

“干杯!”

吃了会儿菜,慕亦泽夫妇都觉得曲诗文的手艺真是太难得了,赞不绝口后,凌冽笑着道:“反正你们也就天星一个女儿,过去那么多年跟她在一起,一定习惯了,现在要分开的话也不容易,平日里一定很想念的。我这里地方大,房间也多,爸妈不如干脆就搬过来一起住吧!”

慕天星跟慕亦泽夫妇整个一愣!

都没有想到凌冽会说这样的话!

慕天星整个人都在梦里般,感动地看着身侧的男子。

但见他眉宇间满是清新的笑意,整个人都注满了阳光一般,浑身的气质都变了一样,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多好多。

她只看见他的变化,却是体会不到,在她被掳走的这段时光里,他用尽了一生的悲凉!

当她终于回归了,他的生命每一个毛孔都透着安定的光彩。

黑亮的瞳满是真诚善意的微笑,一丝作假伪装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定定地看着慕亦泽夫妇。

蒋欣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却还是道:“不、不用了,我们住在一个城市里,经常见面就是万幸了。你们有你们的生活,以后、、以后啊,你便是陪着天星过一生一世的人,我们做父母的,怎样都不可能护她一生一世的。”

当一个母亲面对女儿出嫁的事实,心里真是既欣慰又酸涩的。

慕亦泽也点点头,赞同地说着:“你们过得好,我们就怎么都好了!”

凌冽不置可否,默了会儿,黑亮的瞳隐匿住丝丝狡黠,又亲自给慕亦泽夫妇斟酒。

入座后,他揽过慕天星的肩,微微笑着:“主要小乖很快要开学了,我工作也比较忙,她自己还是个孩子,我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爸妈都知道,其实我年纪不小了,我听人家说,生孩子这种事情,越早越好,尤其是对女人,身体恢复的也快。所以,如果我跟小乖有了宝宝,爸妈要是住在这里的话,时不时帮我们照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三代同堂,岂不是天伦之乐?”

这话一出口,蒋欣的眸子就亮了!

带着精光地看着女儿的肚子,她万分惊喜道:“你、宝贝你、你、、”

“没有!”

慕天星赶紧摇摇手,摇摇头:“我没有怀孕!大叔说的是以后!以后!”

说着,她的小脸爆红起来,在餐桌下狠狠踩了凌冽一脚!

这家伙,没事瞎说什么啊,害父母误会她了!

她才十八岁,生什么孩子啊,莫名其妙啊!

凌冽被她踩了一脚,点点头,很是配合地承认道:“是,现在还没有。”

慕天星松了口气,可是又紧接着听他道:“不过,我会努力的,相信很快就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