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精简的房间里,齐媛对他说的话有些惊讶,“慕霖,为何一直揪着凌长老不放?”

那个老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

慕霖略解释了一下,才说道:“天长老那边还望师姐帮我说情,我想在凌长老那,学会所有的功法,如果凌长老足够信任我,说不定她拥有的法器和宝贝,也会给我一些。”

两人近来确实亲近不少,却没有确定最终关系,此刻见齐媛面色犹豫,慕霖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师姐的恩情,慕霖一定会记住,只是慕霖现如今实力不佳,根本没有资格追求师姐。”

齐媛这下才明白,慕霖是觉得配不上自己,才不敢表露心迹,其实他是喜欢自己的,也怕自己不接受。

这么优秀的男人,却还是在自己面前卑微,齐媛的心理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而且慕霖要真的到了绫清玄的身边,还可以方便下药,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啊。

“好,我会帮说情,试剑大比,等取得头筹。”

慕霖没有放开她的手,反而接近一些,将她搂进怀里,“师姐人美心善,我会努力让自己配得上的。”

……

距离上次一别,封珏已经三天没见到绫清玄了,只有他一个人的玄清殿,寂静得虫鸣可闻。

庭院角落蹲坐着的美女阳光洒进她的肩头

“说凌长老啊,她闭关去了。”朱枫将报名成功的铭牌给了他,“以前凌长老也是经常闭关,收了才没去。”

封珏心里微沉,绫清玄的行踪,他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

她本一直陪在他身边,如今闭关去了。

“没事,等凌长老出来,可要给她一个漂亮的成绩啊。”

捏着铭牌,封珏去了玄清峰上可能闭关的山洞,当他被结界挡住的时候,心里有着感觉,绫清玄在这里。

“师父!”他朝着里面大喊,却没人回应。

【宿主,反派来找了,出去不?】

不去,本座的主线任务里有成功飞升这条,必须静心修炼。

【在玄清殿闭关也是一样啊。】

不一样,本座会被打扰。

宿主如此尽心尽力进行任务,zz也没多劝。

“师父,闭关为何不与我说一声?我等了好几天,还是从别人嘴里得知的消息,师父,是不是生气了?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说的我一定会改!”

闭关的人最好不要被打扰,封珏反应过来,连忙道歉,“师父,我等闭关出来,再好好说话,试剑大比,我一定会取得头筹!”

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封珏才离开。

试剑大比如约而至,封珏好几日都没合眼,想将剑术练到极致。

入门五年以内的弟子全部进场,所有人都站在下方,台上依旧是当初的那些人,只不过缺少了绫清玄的身影。

人群中,慕霖与封珏的视线相触,封珏握紧剑,收回目光。

这两个人算是在新弟子中最引人注目的,旁人看见他们,都主动避开了一点。

试剑大比是两两上台,赢的一方等待重新分配,再次两两比赛。

参加报名的人不到一百,封珏打完前面几场比试,下面观看的弟子都是不可思议,一开始被黄长老否定且要赶出去的人,居然实力这么强,感慨他的同时,也想到这都是凌长老教出来的啊,他们顿时羡慕起来,可惜凌长老不再收弟子了。

跟封珏不相上下的人,自然是慕霖,他的出招比封珏要华丽许多,且招招漂亮击中要害。

后面齐媛碰到了慕霖,不想也输了,并不是她放水,而是慕霖实力确实比较强。

而封珏,碰上的人是朱枫。

通过他前面几场的胜利,朱枫也拿出认真的态度来,可惜也输了。

朱枫下台之前拍了拍他的肩,“师弟,加油。”

时间一晃而过,竟然到了晚上,夜幕笼罩,周围架起了火把,能让大家继续观看。

而这个大比剩下来的最后两个人,居然是慕霖和封珏。

一个是当初惊艳众人的天才,一个是差一点就会被驱赶的废人。

他们从没想到,会看见这两个人同台比试。

天长老板着脸示意,“开始!”

封珏率先防守,待看清了慕霖的路数之后,就发起了攻击,不想一直精准的预判失误了,他没有碰到慕霖一分一毫,同样慕霖也没伤到他。

“我倒是从未想过,能和我争这头筹。”

封珏握着剑,嘴里念着术法打在剑上,朝着慕霖再次冲过去。

两人打得难舍难分,台下的人看的也是精彩,仿佛他们之前都是过家家一样,这才是真正的比试。

封珏的特性似乎是时间越长对他越有利,在接下来的比试中竟然可以近距离接触到慕霖了。

齐媛看着慕霖半晌没有进展,心中也是急躁不耐,趁下面的人再次惊呼的时候,她挥手悄无声息打去一个术法,作为裁判的天长老,全然当做没看见。

封珏的灵剑快要击开慕霖并伤到他的时候,突然脚下一个趔趄,慕霖的灵剑划破了他的胸膛,若是他再退晚一步,就要伤到心脏。

慕霖蹙眉,刚刚,应该是他快输了才对。

气血不通,封珏吐出一大口血。

众人也被这变故给吓了一跳,总是,封珏是输了,头筹是慕霖。

排名第二,封珏死死地盯着地面,耳边是他人对慕霖的恭喜,他输了,他输了。

旁人以为他只是不甘心自己成为第二,才迟迟不动,但只有他和慕霖知道,他是失去了绫清玄徒儿的资格。

朱枫将他拉到一边,想要为他清理伤口,此时的他,像破败的残垣一样,似乎再来一根稻草,就能变成废墟。

获得头筹的慕霖可以向门主和自己的师父各提出一个请求,第二的封珏可以向师父提出一个要求。

众人都想知道慕霖会提出什么,只见他朝着天长老跪下说道:“师父的恩情,来世再报,徒儿想解除我们的师徒关系。”

天长老没有想象中的暴怒,他很平和地接受了。

众人不可思议地交谈,声音越来越大,谁都不知道慕霖在想什么。

而后慕霖到门主面前,要求的奖励是,“弟子想成为凌长老的关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