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天星扑哧一笑。

心中还在为凌冽的无所不知而钦佩不已,那边又听见倪雅钧满是愤愤不平地说着:“我跟青柠就怎么让觉得人生黑暗了?也不想想,若不是我……”

“若不是,哪里来的人帮我去慕家谈婚论嫁,对吧?”

凌冽幽幽开口,却又是一声轻叹:“除了这个,还做过什么让我可以骄傲的事?”

“……”

“昨晚表白了吧?所以现在忐忑不安,等着回复?是不是傻的,表白完了对方有没有答应,都不知道?”

“……”

“楼上那个更是不省心, 昨晚哭了吧?”

“……”

倪雅钧的脑袋,被凌冽越问越低,还都无言以对!

罢了罢了,谁让他是哥呢,哥永远是对的。再说,他来了这么久,也被凌冽虐惯了!

慕天星尝了一碗益母草鸡汤泡饭,盛第二碗的时候,她好奇地凑近了凌冽,小声道:“青柠昨晚没有表白,不会遭拒,又为什么要哭?”

清爽怡人热裤小美女私房照

凌冽白了他一眼:“当我是算命的?”

慕天星:“……”

看着她这副吃瘪样,倪雅钧的表情总算是好些了。

这个哥不光是对他施虐,还对小丫头施虐,这么想来,倪雅钧心里平衡多了。

早餐快要结束的时候,倪雅钧道:“一会儿我跟卓希去店铺,约了装修公司的人见面谈。说,我要不要在路上跟卓希说点什么?”

凌冽似乎是愣住了,想了好一会儿,眸子才微微动了动,却是看着慕天星:“今天在卧室里好好休息,想吃什么就摁床铃让阿诗给送。我要去一趟后宫,让然陪着我去。”

慕天星点点头:“好。”

吩咐完慕天星,他这才看着倪雅钧,道:“希不是会欺负女人的男人,让青柠直接跟他表白这也是不可能。所以,就算要替青柠说点什么,也要问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不许欺负希!”

倪雅钧:“……”

早餐结束之后,青柠还是没有下来。

曲诗文送早餐上去,下来的时候慕天星问了问情况,曲诗文只说:“她在被窝里,我叫她,她也不理,我就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出来了。”

慕天星想了想,看着卓然推着大叔从后门离开,又看着倪雅钧招手唤了卓希从前面离开,她想,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干脆上去跟青柠一块儿睡吧!

首都。

一座宫墙,温柔围困,尘封了过往的蚀骨韶光,暖阳灿灿,却微凉。

一座心门,念在一方,勘不破谁命里细水流长,思念潺潺,奈天涯。

幻天阁前,倪夕月静立许久。

烈阳喷洒出的灼灼热浪一层层袭在她的身上,她却宛若天际最淡的云,不骄不躁也不耀眼,即便微薄,却不容忽视。

晏北打开院门,看了她一眼:“夫人,老爷说了,避不见客。”

倪夕月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晏北的时候,他不过三十多岁,正值如日壮年,而今却也是历经千帆了。

“晏北叔叔,月牙真的有要事要见天凌伯伯的。”

“夫人,老爷说了,他已经退位了,该为家族而坐的,他竭尽一生已然做了;该为百姓而做的,他穷尽力,也已经做了。老爷无愧于天地,无愧于百姓,却独独愧于老祖宗。老爷如今与夫人在此隐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返璞归真的生活很快乐,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搅了。”

倪夕月眼眶一红。

她明白天凌伯伯说的愧对于老祖宗是什么意思。

“晏北叔叔~!”

“夫人请回吧!”

晏北微微一笑,转身就要离去的时候,倪夕月忽然叫住了他:“对了,您的孙女莫林,跟雅钧爱了,雅钧对她是真心的。”

晏北怔了一下,而后看着倪夕月,见倪夕月眼中透着善意的微笑,他也跟着笑了:“那是孩子们的缘分了。”

晏北关上了院门。

倪夕月凝视着幻天阁的沉香木牌匾,终是无奈转身离去了。

这几日,她真是昏了头了。

只记得洛杰布说过,她的孩子便是他的,他愿意不计一切将王位传给凌冽,她沉浸在这样突如其来的喜悦中,竟是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凌冽的脸,像极了幻天阁里的这位天凌伯伯啊!

祖孙俩长得这么像,洛杰布又是这般聪明,只怕看上一眼过后,洛杰布一定知道当年是凌云骗了他的。

而她不曾为自己辩白过,任由洛杰布在怨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是她的错!

一颗心,就这样翻来覆去地被碾压着,疼得几乎血肉模糊了!

从幻天阁门口拐了个弯,她想要绕小道出宫门。

却不想,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将她笼罩住了。

她抬头,惊讶道:“陛下?”

洛杰布也是听闻她来了幻天阁,还在门口求见了许久,这才追了过来的。

从她转身走来的这一路,她眉宇间的纠结,还有脸上悲戚戚的表情,都入了他的眼。

她所有的担忧,他又岂会猜不透?

一双沉静的眼,定定地落在她身上,他温润开口道:“老狐狸还是不肯见人?”

她张了张嘴,无语道:“哪里有人这样说自己的父亲的?”

他浅笑,上前拉过她的手。

她吓了一跳,面色煞白地挣脱,慌乱地看着他:“疯啦?!”

洛杰布眼神哀怨,却是又重新将她的小手抓住:“走,我饿了,一块儿去用午餐。”

倪夕月哪里肯?

这里可是宫廷,四下都有耳目的!

诺一上前两步,微微笑着:“夫人放心,整个宫廷警备最严实的就是幻天阁周围了,不会有人瞧见的。”

即便有人瞧见了,也没什么。

刚刚送走了花旗国的国王,结束了国事访问,该做的事情,洛杰布自然是马不停蹄地去做了的。

“夫人,还是跟陛下一起前去吧。在御书房里,陛下给您准备了一份大大的惊喜!”

诺一微微笑着,退在一边。

而倪夕月诧异地盯着洛杰布满怀期待与喜悦的眸子,一颗心瞬间慌了起来:“、要牵着我的手一路走到御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