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天星坐回凌冽身边,精致的小脸神采飞扬。

她一脸笑眯眯地盯着凌冽,那月儿般弯弯的嘴角,还有星儿般璀璨的眼眸,都昭示着她心情不错。

“都买了什么?”

他拿过手帕,轻轻擦了擦她鼻尖上的汗渍。

这会儿快到中午了,太阳特别辣,才出去了一圈而已,就热成了这样。

凌冽给她擦完,就变出一瓶酸枣汁,打开,放好吸管,再递给她。

卓希刚刚把东西放后备箱,打开副驾驶的一瞬,就瞥见后面的这一幕,不由啧啧感叹起来,四少毕竟是恋爱了,以前那么多年里,什么时候见过四少这么伺候过一个人?

车继续前行。

慕天星咕噜咕噜咽了好多酸枣汁后,这才喘了口气,看着凌冽:“买了适合做见面礼的东西呗!我都是刚才在网上查的,大叔要去见的人一定对大叔很重要,我不会乱买的,放心哈!”

她说完,抬起小手在他胸口拍了两下,一副让他不要担心的样子。

凌冽不说话,只看着她。

眼眸渐渐温柔,嘴角渐渐轻扬。

软萌美少女大眼圆脸俏皮双马尾户外写真图片

h市的闹市区,风景还是不错的,尤其有很多前朝时候留下来的古迹建筑,如今瞧来,别有一番情趣。

可是凌冽的眼却看不见周遭万物。

他只是盯着眼前的小家伙,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一颗心,一朵魂,都随着她的一颦一笑而被牵动着。

他知道,自从半年前青城水库下的那一吻开始,他便魔怔了。

小丫头将一整瓶酸枣汁喝完,将瓶子丢在一边,忽而很羞涩地看了眼凌冽。

那眼神,就像是做了什么事情,想让他知道,又不好意思让他知道一样。

她酡红的脸颊,怯生生的大眼,直直甜进了凌冽的心里去。

“大、大叔~”

“嗯?”

“我、我买了个礼物想要送给你。我没带钱包,所以是卓希刷的卡,等回了酒店,这个礼物的钱,我会还给你。”

他愣了一下,这才细细回味她的话:“给我买礼物?”

凌冽还真是没反应过来,因为他始终一个人,生日也好,节日也好,都是一个人。哪怕逢年过节,他也很少会回凌家的山顶别墅跟父兄团聚,他的身边只有卓家兄弟。

他记忆里,生日的特别之处,也不过就是曲诗文会在那一日给他做个蛋糕,还有一碗长寿面。

如此而已。

他不懂,却很虔诚地看着慕天星,问:“有节日?”

不然好端端的,送什么礼物?

他连过年都不曾收到过什么礼物。

慕天星有些尴尬地抓抓头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她只是偶然看见了,觉得挺适合,于是就买了。也没想过什么节日的问题。从小到大,她收到的礼物真是多不胜数,哪怕很平常的日子,也会有人给她送礼物。

就在这时,卓然忽而开口道:“四少,中国的七夕节好像就在今天。”

慕天星诧异:“七夕节?什么意思?”

凌冽也挑了下眉,静待下文。

卓然笑了笑:“之前我跟阿诗结婚旅行的时候,正赶上盛夏去的中国,当时也是这个时候,国都在过七夕节。这个就相当于国际情人节一样,要互相喜欢的男女相互赠送礼物,表达心意。”

“额、”慕天星闻言,小脑袋埋得低低的,下巴直直抵着自己的胸口,整个脸都烧红了。

她可以说她不知道今天刚好是七夕节吗?

而身侧男人的嘴角却是扬起了一个绚烂的弧度,大手直接朝她伸了过去,掌心朝上:“我的情人节礼物呢?”

“那个,”她舌头都在打结:“送人礼物要用自己的钱,我没带,等我回去把钱还了你,明天再给你礼物吧!”

延迟一天再送,就不算情人节礼物了。

某女的小算盘打的响,可是某男却并不买账,甚至有些生气地冷了冷声音:“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