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柠溪笑了,“爱情,不是用来相不相信的,而是用来经历和感知的,现在有,或许随着接触,和天长地久,变得没有了,剩下亲情。

也有可能是现在没有,随着接触,发现好像有。

另外,现在是伤心,以后也是伤心,如果伤心总有一天会到来,至少,我不想是现在。

我早就做好了不会接受我的准备,所以,即便以后伤心了,也是在预计之内,能够忍耐和承受的。”

“如果,别人只是把当做工具呢?我的意思是,当做替代的工具,并且,会利用的存在。”白汐问道。

“感情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对错,只有愿意和不愿意,所谓替代,也正常,我本来出现的时间就太晚,能给我接触的了解的机会,并且清楚的告诉我,我觉得很好。那,既然厨房不需要我,我去客厅祸害天天他们,和他们抢电视看。”韩柠溪开玩笑地说道。

白汐被他说话的表情和语气逗笑了。

抢电视,是天天和徐嫣的日常。

韩柠溪观察的挺细致入微。

她弄好了菜,才只有四点,距离吃晚饭还有一小时。

从厨房出来。

徐嫣和天天正在吵架。

小表情超多清纯美女清新自然写真

“看了好久了,现在是广告,广告要好长时间,让我看会。”徐嫣去抢遥控。

天天把遥控放在背后,“广告才一分钟,马上有小魔仙看了,可以看手机的,手机上什么都有。”

“手机上屏幕小,看的眼睛疼,我就开一圈,开一圈就把遥控还给。”

“开一圈有什么好看的,什么都看不到,看到想看的人,心还痒痒,又要跟我烦,像个小老婆似的,徐嫣阿姨,这样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徐嫣被说的,无语了,看向白汐,求助道:“白汐,看家天天,都看了好久电视了。”

韩柠溪柔和地笑着,看向白汐。

“天天,给小白兔取名字了吗?”白汐问道。

“还没有呢?”

“那喂它了吗?很久没有陪它玩了,它会孤单的,也会和不亲近,妈妈教一些和它亲近的办法,以后一喊它,它就会跑到的面前。”白汐耐心地说道。

“真的吗?”天天把遥控丢在了沙发上,从上面爬了下来,蹲到了兔子的面前,盯着兔子。

韩柠溪撑着脑袋,嘴角扬起着,一眨不眨地看着白汐,眼中充满了迷,喜欢。

白汐教导孩子教的挺好,没有直接命令,而是巧妙地用更好的方式转移,以后他们如果生了孩子,肯定也会被教的很好。

徐嫣看韩柠溪这样,觉得白汐跟韩柠溪也挺好的,至少韩柠溪是真的很喜欢白汐。

“妈妈,看它白白的,胖胖的,就叫白胖胖,好不?”天天问道。

“噗。”徐嫣一口老血,“小汐,家天天还真是直女。”

“看的电视。”白汐说道,在天天的旁边蹲了下来,柔声道:“叫胖乎吧,胖乎乎,听起来也好听,觉得呢?”

“胖乎,胖乎,好的,它就叫胖乎。妈妈,我怎么样,一叫胖乎,它就来我这里呢?”天天好奇地问道。

“在每次喂它吃东西的时候,喊她胖乎,然后顺着它的毛轻轻的抚摸,如果它觉得舒服,就会趴下来,让摸。久而久之,喊胖乎的时候,它就知道是它喜欢的主人在呼唤它,就会来到面前了。”白汐说道。

“那妈妈,我能抱抱它吗?”

“现在还不可以,我买了给兔子洗澡的粉末,现在还没有到,等给它洗了澡,剪了指甲,就能抱了,妈妈还买了遛兔绳,到时候就能带着兔子去外面玩。”

“妈妈。真的太好了。”天天开心道,在那喂兔子。

白汐没有坐去沙发那,和韩柠溪一起看电视,感觉很变扭。

“小汐,快看。”徐嫣喊道。

白汐视线放在了电视上面。

“说的不是兰庭国际的萧烨吗?他借了十五亿高利贷,兰庭国际很赚钱吧,他怎么会要借15亿高利贷,难道是和离婚后受刺激了?”徐嫣不解地问道。

白汐不知道,自从离婚后,萧烨的事情她不管,连他的消息都不想听到。

过去的两个月里,她也曾想过要找林丽桦报仇。

怎么报?

在不触犯法律,不把自己赔进去的原则下,她能做的事情很少。

而且,她要照顾天天,需要赚钱。

萧烨那种人,一旦招惹了,恐怕以后还会一直缠着。

左右衡量下,只能先隐忍。

当自己是一块海绵的时候,丢到别人身上,别人挺多觉得烦躁,无关痛痒。

只有她是一把利剑,丢过去的时候,才能让人成为血肉模糊。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外婆的仇,她铭记在心的,曾经布下了一个雷。

只是,那么久了,也不知道她的那个雷怎么样了?

“小汐。小汐。”徐嫣喊道。

白汐缓过神来,“嗯?”

“在想什么,喊都听不见。”徐嫣随口问道。

“我在看新闻。出去买些水果。”白汐看向天天,“出去买水果吗?小兔子最喜欢吃苹果,香蕉了,但是不能多喂。”

“要的,妈妈我和一起去。”

白汐刚走出小区,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陌生的来电,有种预感,会是林丽桦的,想了下,接听了。

“白汐,幕后黑手是对吧?”林丽桦怒气冲冲道。

白汐轻笑了一声,“愿闻其详。”

“别以为我不知道,B市有谁敢动林家和萧家,肯定是怂恿了纪辰凌,他才会处处针对我们萧家的,婚都离了,还要点脸吗?出轨在先的是,做了婊子,还想里牌坊!”林丽桦怒气冲冲道。

白汐平静地看着前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对林丽桦的辱骂,没有一点感觉,“所以,打电话给我,是为了骂我?”

“白汐,做人不要太绝,纪辰凌马上要娶邓雪琪了,如果我把和纪辰凌的事情告诉邓雪琪,猜,邓雪琪会这么对付,毕竟她的权势,不是能想象的,在她的面前就像一只蚂蚁,随便一踩就死了。”林丽桦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