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凌冽有个三长两短,他们都不想活了!

盗墓前留下照料的4个兵,齐齐端着简单的早餐走了出来。

茶色的木质餐桌早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上面只有一只浅蓝色的花瓶,里面插了几朵慕天星在别墅周围采下的鹅黄色小花。

特种兵下厨,做的就是白米粥,煎鸡蛋,然后就是各类在超市买好的腌渍的小菜,腌黄瓜,腌萝卜,榨菜,腐乳什么的,上了七八盘。

放好之后,他们又折回去,接着端着早餐送去别的战士们的房间里。

卓然很快洗干净,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见慕天星跟卓希大眼瞪小眼的,四目相对间是悲戚戚的空洞。

他扫了眼餐桌,温润道:“少夫人,我们先吃早餐吧。”

刚才她吼的那些,他听见了。

他相信屋子里的人都听见了。

只是,救出四少,必然需要从长计议,吃饱喝足便是基本的。

青柠上前挽着慕天星的手臂:“嫂子,表哥走的时候说过,让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她看了眼慕天星平坦的小腹,又道:“也许,这里已经有了个小生命。”

台湾秀美女孩纯真可人

青柠话音刚落,一宅子里的人都警惕了起来!

卓然跟卓希当即不动声色地四下看了看,将有可能绊倒人的小架子小花盆什么的都挪开,将不远处鞋架上慕天星的高跟凉鞋也收好。

地板上刚被拖过的地方,卓然取了纸巾跪在地上一点点擦干。

卓希提了一双轻便的黑白色球鞋,这是慕天星跟凌冽情侣的,前几日逛街的时候还穿过的。

“少夫人,换一双吧!”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慕天星垂下脑袋,长长的卷发旖旎张扬地披散着,黑亮如墨,衬得她的小脸更加白皙可怜。

青柠看的心疼,扶着她在沙发前坐下,蹲下身帮着她把鞋子换好了。

慕天星的眼泪又掉了,她真的忍不住啊!

“呜呜~我仔细想过了,现在我们能救出大叔的办法只有两种!”

整个宅子里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青柠也是心中暗暗一惊!

刚才慕天星一直呆呆傻傻地站着,原来不是吓得,而是她在想东西!

但见,那布满悲伤的双瞳忽而熠熠生辉起来,认真地凝视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她吐字格外清晰道:“一种,是透过莫善去救大叔,因为莫善是凌云亲生女;一种,是透过月牙夫人救大叔,因为月牙夫人是凌云的最爱。不管是哪一种,都只有凌云能救,而百里沫,则是一定会让大叔死的。”

卓然细细听着,觉得很有道理。

他拿起一叠酱黄瓜,在盛满白米粥的碗里拨了些,夹了一个煎鸡蛋放上去,端到慕天星面前:“少夫人,先吃点。”

慕天星接过,张开小小的嘴,大口大口往里面拨着食物。

余下的,也都抓紧时间吃饭,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紧张过。

饭后,几个兵出来将餐具什么都收拾了下去,青柠给慕天星泡了杯热牛奶。

慕天星端起,咕噜咕噜喝下去,又道:“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跟凌云联系上,只有联系上凌云,才能确保大叔的生命安。也有可能,凌云已经豁出去了,用大叔的命来威胁陛下放弃江山,威胁月牙夫人嫁给他!”

她会这么想,完是因为凌云有前科啊!

二十多年前,他不就是拿了大叔爷爷奶奶的命来威胁陛下让出江山的吗?

这是凌云的作风啊!

众人凝眉沉思,空气里布满紧绷氛围的同时,更迸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这些战士们跃跃欲试,都忍不住想要将凌云这个乱臣贼子灭了!

“凌云做这样的事情已经有经验了,上次他失败在什么地方,这次总结了经验教训,同一件事情做起来,他只会比上一次更加严谨面!”

慕天星站起身,道:“我们要救大叔,就要多管齐下,不要去选择一种方式,而是每种都要用上!因为大叔的命只有一条,容不得闪失!”

震天吼的一声响起:“谨遵皇子妃教诲。”

慕天星愣了一下,忽而想起这个称呼背后的责任,一咬牙道:“我们先去医院!”

须臾——

所有人都气炸了!

原以为莫善的情况是最不容乐观的,所以冲进医院之后,莫林让这里唯一会花旗语的卓然先把莫善安置好,让莫善去看医生,然后说她自己跟倪雅钧一起去找医生看烫伤就可以了。

谁知道,卓然安置好莫善,领着人回了海边别墅后,莫林就晕倒了。

花旗国的医院不如宁国那般重视司法上的健。

他们只管收钱治疗,若是在宁国的话,这样的情势,医院是必须报警的。

以至于现在,十个穿着防护衣的战士跟倪雅钧都站在长廊上苦苦等待,医护人员置若罔闻。

慕天星他们迅速赶到,首先让换了便装的战士们换走了穿着防护衣的战士们。

莫善安静地躺在舒服的被窝里,只是失血过多有些虚弱,生命体征非常平稳,完不到有生命危险的程度。

莫林却是不同的。

医生说她左侧身体烫伤面积过大,高温下皮肤还被闷热的防护衣捂着,伤口迅速溃烂,有化脓的迹象,皮肤上已经惨不忍睹,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水泡,有成千上万个!

磷粉的燃点是四十度,很多魔术表演的时候也会用到。

但是关键是那副壁画,上面不知道抹了什么物质,让瞬间燃烧起来的火焰温度比一般的火焰温度更为炙热!

怕莫林随时会醒来,忍受不了这样剧烈的疼痛,他们根据莫林的体重注射了一定比例的麻醉剂。

三个皮肤科的高级护工在手术室里,轮番细致地给莫林处理这些水泡跟伤口。

处理到一半的时候,莫林还出现了高烧、肺炎的症状,情况非常不乐观!

倪雅钧的眼,直直盯着手术室上的灯。

一颗心,疼的无法呼吸了。

“刚才姑姑已经打来电话问我了,我们下墓的事情她知道了。她还说,是凌云打电话告诉她的。”

倪雅钧的声音带着虚无缥缈的感觉,沁着自责悲伤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