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冽心情也极为复杂。

他站在窗前,给沈帝辰打电话,贝拉的身体状况,他一五一十跟沈帝辰说清楚。

洛杰布夫妇都还在沙发上等着,无声地陪着凌冽,也给他跟亲家对话的勇气。

沈帝辰听闻,无比痛心。

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道:“陛下,我跟太太此生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若是将来不能再生育,没关系,她依然是我们的宝贝。

我现在心里,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让当初三岁的贝拉认识了太子殿下。

如果没有当初,就不会有你我两家的交集!

我的女儿也不会被从小拐卖,更不会为了保护一个没有血缘的妹妹而担心受怕、忍辱负重那么多年!

她好不容易放下自卑打开心门之后接受了倾慕,倾慕又毫不负责任地跑去救云清雅,而搞得半死不活,害我女儿未成年就成了未婚妈咪!

他为了兄弟,可是我女儿呢?

倾慕差一点死了,雪山上的那大半年光景我女儿日夜以泪洗面度过,如今,谁还记得!

你们谁还记得!

可爱美女白嫩肌肤乌黑长发清新气质写真图片

是云清雅记得,还是北月的子民记得?又或者是宁国的子民记得吗?

这一切的一切,我特别后悔!

我沈家,难道给不起我女儿皇后生活的规格跟待遇吗?

我沈帝辰,难道招不到一个对我女儿百依百顺、真心爱她、疼她体贴她的上门女婿吗?

地球上的男人死光了,就剩下一个洛倾慕吗!”

沈帝辰越来越激动,沈夫人细小又隐忍的哽咽声传来:“别激动,女儿身体不好,咱们不能倒下。

如果倾慕被废了,咱们还得给他们小两口做后盾。

没事没事,我们会熬过去的。”

凌冽看不见他们夫妻俩的表情,但是听着他们之间小小的对话,都觉得心痛难忍。

“我很抱歉。”凌冽道:“沈大哥,倾慕绝对不会被废的。

我始终相信贝拉的身体会好的,会生下男丁的。

当然,如果贝拉的身体一直在调养中始终没有办法生下男丁,她也一定会成为宁国的皇后。

我知道沈大哥可能不在乎女儿坐在这个位置上。

但是我在乎。

除了贝拉,我所有的儿媳,甚至我自己的女儿倾羽,我都不觉得她有资格做皇后。

如果贝拉这样的品行还做不成皇后,那举国上下再无可坐这个位子的人了。

沈大哥,你跟嫂子放心,倾慕永远不会被废。

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沈帝辰道:“这件事情不要告诉贝拉!

不要传出去,我不希望我女儿再因为很难继续生育而饱受舆论的压力!”

“好!”

“我要带着贝拉去瑞士,或者新西兰,调理几年再说。”

“这个、、”

“她留下干嘛?

小五殿下也小,一一二二也小,都需要人照看,她自己还要上学,还要给幼儿园备课,还要渐渐接触皇后该接触的国务,还要再带嘟嘟?”

“不,嘟嘟会回北月去,他是北月的储君。”

“我女儿需要休息!她需要休息!”

“可是,储君最好不要长时间的无故外出。

我国子民对倾慕他们小两口都非常拥戴,还有他们的一对儿女,都聚集了非常多的粉丝。

沈大哥,这是个粉丝效应的时代,更是个千金难买口碑的年代。

而且功德王就在这里,倾羽也在这,这世上应该没有比功德王更好的医生了。”

“我希望她换个环境好好休息。”

“贝拉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忽然换个环境,改变她的生活现状,只会让她起疑。

沈大哥,当初贝拉刚被找回来的时候,因为自卑,拒绝做倾慕的女朋友。

那时候的贝拉,我相信谁也不愿意看见!”

沈帝辰:“、、”

凌冽也给他冷静的时间,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女儿,是沈家的命疙瘩。

等了好一会儿。